湛江老街 | 赤坎福建街趟栊门前飘香的小吃

2017-02-10 17:00:51  我要评论 (0条) 标签:赤坎老街福建街



发现湛江
发现湛江发现美
xiaowei.yinsha.com



赤坎老街系列


图文 |支 贤 李思睿



绕过晨光小学往左走,往大通街片区方向,就是福建街和潮州塘。湛江市第二十一小学,位于大通街、福建街交汇处,原址为广州会馆,是我小学1-3年级就读的学校。 



福建街的小卖部。



福建街仍见薯粉索凉草粉等小吃。


当年,每天清晨,踏着青石板路,穿行在福建街上,沿街喊上几个要好的小伙伴,结伴上学。福建街上的趟栊门、小吃是三年初小生活最富诗意又最有烟火味的记忆。


街上的屋一般两层高,也有砖砌的墙,但绝大多数人家的房子是木板墙,一般是趟栊门,楼上也用木板隔层,楼梯扶手也是木头打榫头做成的木梯,站在趟栊门外,可以听到同学下楼梯时“嗒嗒嗒”的震响。



福建街头绿树婆娑。


深红的趟栊门前是三级浅平的石阶,趟栊门,左右开启,大屋的大门由三道门构成,第一道是屏风门,像两面窗扇,挡住了外面路人的视线,比较轻巧,开关方便。第三道门是真正的大门,旧建筑多半是这种门。


最具特色的是第二道门,叫趟栊门。整个看上去就是一个大的木框,中间横架着九至十多根单数的圆木。趟栊属于水平方向走动的栅栏式拉门,下部装有滑轮,后面装有竖插销和小铜铃。同学在家时一般只关趟栊,不关大门,我们来了只要轻轻拉动趟栊,门上的小铜铃就会叮当作响。也有的人家是二道门,第一道便是屏风门和趟栊门两道门的结合,就是在屏风门上边相隔十几厘米穿插着竖的圆木,好像是叫栏杆门。在潮州的传统民居中,这些应该是小户人家。



下午上学,蝉声聒噪,街上静悄悄的,从小我就喜欢这种喧嚣深处的悠闲与宁静。透过道道趟栊可以捕捉一些古朴灵动的瞬间:老奶奶坐在门内打瞌睡,手里的大蒲扇滑落在脚边,猫儿正慵懒地躺在石阶上,伸个懒腰,打个滚,卷曲着身子歪靠在门边又沉沉地睡去了;偶尔可以看到几只顽皮的小猫爬在门横木上晒太阳,盯着过往的我们。趟栊门是当时我们孩子们放学后玩耍时现成的“高低杠”。把书包挂在第一道屏风门边,我们抓住横着的圆木,轻巧地爬上爬下,如小猫一般。


寒冷时节,福建街上香喷喷的烤番薯的味道是最温暖的。一座大薄铁皮炉子,里面烧着炭火,靠近炉口处,焊接了一圈铁网,番薯就放在这圈铁网上,2毛钱一斤。那时,经常熬不过它的香暖,买了,一边捂手一边慢慢撕了皮吃。



每一扇趟栊门都有曾经的故事。


爆米花的老爷爷是那时最受欢迎的魔术师。老爷爷扛着一口葫芦一样的黑炉,铁沉铁沉的。我们一帮小孩拿着玉米粒、大米和小盆簇拥在他身边,他神色泰然地把米粒放进转炉膛里,再放勺糖,“砰”然一声震天响,将玉米粒变成了苞米花,将大米变成白白的大米花,酥脆好吃。



当时觉得棉花糖是最不可思议的,一勺勺的糖进去,一团团的“棉花”出来。糖人5角一个,有孙悟空、猪八戒,能买到一个是相当的奢侈了。老鼠屎貌似而神非,一粒一粒黑褐色,味道酸酸甜甜,是我们最喜欢的零食。


夏天,白色的木头箱式手推冰棍车,也在这里走街串巷。掀开盖,是几个敞口的暖壶,分盛不同品种的冰棍。冰棍2分一根,真的是除了“冰”就是“棍”,小时候买一根咬着吃,大家都说我奢侈,原来是要一口一口地吸。 



放学的街上总能听到一长一短的“糖胶……卖糖胶哟……”这悠扬、独特的诱人嘴馋的吆喝声。每次,不管我们在同学家门口玩得多入迷,一听到叫卖声,就不约而同地停下来,一窝蜂向糖胶佬那儿冲去,紧跟在他的后面。等糖胶佬放下担子,孩子们就立即把担子团团围住,目不转睛地盯着担子中用红糖煮制的糖胶,口水一滴滴往下流。我喜欢吃花生芝麻糖。糖胶表面撒着炒熟了的花生芝麻,吃起来又香又甜。


街头肩挑小贩售卖的糯米鸡和猪肠粉,是我们最馋嘴的早餐。糯米鸡就是将糯米、八角粉、葱花等生馅蒸熟,滚裹面粉浆炸至淡金黄色。咬开外层,里面的饭团白中带星星点点的浅褐色,软韧湿润,味鲜可口。也有用荷叶包裹着糯米饭蒸好出售的,成扁平起角的四方形。那用米浆蒸制成薄块,卷圆呈猪肠状的肠粉,热腾腾的。食用时,将肠粉切成小节,置在碟中,依次加入上酱油,韭菜油、葱花蒜蓉、炒白芝麻或咸甜酱拌匀而食,香滑可口。



守着翻新的老屋守着记忆。


趟栊门见证了福建街老巷深宅里的生活细节,趟栊和它身后的木屋一样,在如今的时光中讲述着历史和文化。文化的原点与高速发展的经济,与拔地而起的大厦相比,似乎变得渺小。福建街上的小吃,虽然表面不美丽,不知道为什么,心已经被触动。糯米鸡那猪油炸干葱的香味,猪肠粉韭菜油的香味,今日依然缭绕在记忆中。





〓来源:图读湛江 图文/支 贤 李思睿

本文已被阅读过x, 今日 x 次。
喜欢这篇文章?分享给你的朋友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