属于湛江夜晚的炒粉,要辣油?

2016-11-07 10:57:04  我要评论 (0条) 标签:美食搜店霞山


我在食物里,看到一点人生





有月亮的夜里,我总会想起那个东风市场摊的小贩。


他和所有卖炒粉的小贩没什么不同。因为在夜里,几乎看不见他的面容,然而远远的,就看到那热到冒烟的锅,一头是个小调味盒。那神奇的小盒子里,有一个个神秘的调味料,里面是酱油和香油,淡白色的粉在月光下泛着光,深色的是腌过的肉,绿色的是葱花……另一头,是炉子和锅。


我每次见他,已经在人满围堵。他是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来的?我一无所知。那摊车上的锅看起来沉重,光是那炉子,似乎就有好多斤。他像极了无门无派的武林高手,似乎是从天而降的,在那个时辰,出现在那里。我下了夜班,走过这里,远远望着路灯下氤氲雾气的炒粉摊,散了架的人忽然浑身一凛,一下子有了生气。


我妈不大赞同我吃炒粉,她觉得太脏:“肉那么一点,无啥吃头。” 为了让我戒掉炒粉,我妈时常在家炒粉,猪肉、香菇肉、虾仁……一百种炒粉过来,虽然料多吃得过瘾,论及锅气味,却是比不上东风炒饭店的。


在母亲眼里,那个小贩是个十足十的坏人,她甚至认为,我如此迷恋那家炒粉,是因为小贩在粉里做了手脚:“大概用香精调味。”对于这个说法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深信不疑,因为真的好吃。香味飘荡在空气中,连空气都凝结起来。临上桌时,他总问一句:“要辣油!”


这一句暴露了他的籍贯,我从此深信不疑,他大概是吴川人,或者来自吴川附近的乡下。也许是生意失败,也许是世道变迁,来到异乡,我更愿意幻想他是路见不平的大侠,炒粉摊不过是他的掩护,卖完炒粉,他就会在黑夜中替天行道,锅是他的武器,那些辣油,也许就是他的暗器毒药。


那时候,辣油对我来说,确实具有很大杀伤力。我只吃过一次,然后就咳嗽了一天,涕泪交流,咽喉痛得说不出话来。自此之后,我都只好无奈地看着周围大人豪爽地回应“要多!”,然后摇摇头。


很多年之后,我也终于可以揭发我妈的猜测是错误的——按照当时的炒粉价格,用香料实在太奢侈的。在有月亮的夜里,我走在路上,那个始终没有看清楚面目的小贩,想起张爱玲说过的话:“古代的夜里有更鼓,现在有卖炒粉的梆子,千年来无数人的梦的拍板:‘托,托,托,托’——可爱又可哀的年月呵!”


如遇到他,都想好了,一定要说一句:“来碟炒粉,要辣油!



经营时间:23:00—4:00

地址:霞山区东风海鲜市场小路往东堤客运站方向(问问人)


〓湛江小微原创 图文/x瑶

本文已被阅读过x, 今日 x 次。
喜欢这篇文章?分享给你的朋友吧